解决方案???Solutions
    无分类
联系我们???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解决方案

拜托明星们:别再糟蹋书画艺术

2016/1/7 17:39:32??????点击:

 

   中国演艺界就是不乏无所不能的主儿。大概是因为他们生来就有那么一点儿表演(刻薄一点儿说是善变或折腾)的天性,所以一旦有了名气,或因年龄关系(其中不乏江郎才尽这一因素)渐渐难上银幕的时候,他们就会“勇敢”地涉猎其他艺术行当,而且变着法儿在公共媒体上亮相。
  近日《天津日报》载文《明星舞文弄墨艺术价值几何》:“据媒体报道,2011年央视春晚倒计时,央视主持人毕福剑与赵本山在后台合作了一幅书画作品,且在‘砸金蛋’的环节上成为最有价值,也是最为‘昂贵’的奖品。而其后,赵本山的一幅书法作品‘龙腾凤舞’这四个字更是拍出了92万元的天价。”
  明星造新闻和媒体玩噱头成了当下最为流行的时尚,而舞文弄墨又是明星造新闻最便捷的手段和途径。在他们眼里,传统书画充其量是一个杂耍儿。对此,笔者不禁要问:究竟是明星的天赋太高,还是传统书画艺术的内涵和技艺太浅薄?
  历史上,梨园中不乏翰墨丹青高手,如孙菊仙、余叔岩、杨宝森、奚啸伯、萧长华、王瑶卿、时慧定、俞振飞、姜妙香、李万春、张君秋等,其中尤以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最为著名。
  检索他们的艺术履痕,无一不是学有渊源。他们不但国学功底扎实,而且在书画艺术上都得到过名师的点拨。如梅兰芳早年画花卉师从王梦白,画人物师从陈师曾、姚茫父。师法前人,再加上他自身的艺术修养很高,所以取得了骄人的绘画装裱机成就。他尤以画仕女、佛像、达摩最为拿手,其作品清丽秀雅、形神兼备。梅兰芳的书法也是功底扎实,笃行“帖学”。他的行书、楷书隽秀华美,中锋行笔,中规中矩,干净利落;字形瘦长,十分精神,有如他在舞台上的表演,含蓄且到位。另外,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的书画也都出自名门、得名师真传,所以他们的书画作品清新高雅、耐人寻味。仅以艺术论,前辈梨园大师翰墨丹青的造诣当在如今一些专业书画家之上。但他们不以书画行世,更不以书画欺世盗名,最多也就是将书画作品分赠友朋,旨在陶冶性情。
  审视一下当下活跃在各大媒体上的明星书画家们的作品,则实在不敢恭维。就其行为而言,我们似乎只能借用“无知者无畏”这五个字来形容。
  笔者并不是说演艺界明星们不能涉猎书画艺术,而是觉得涉猎书画艺术首先得有敬畏之心。中国传统书画艺术有着数千年的辉煌历史,它所积淀的文化内涵和表现技法需要一个人用一生的心力去探索、去实践,它所蕴涵的高深内容不是那些疲于奔命的明星们所能窥探的。
  学艺既要有自信心———向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这些艺坛灿烂的恒星看齐,也要有自知之明———先审视一下本身的条件和周边的艺术资源,看是不是够格。你现在虽是“星”,但“星”有好多种,要认清自己是哪一种。最可怕的就是那种由利来利往所形成的“星”。它可是一刹那就消失的流星,不会在长空中留下任何痕迹。笔者建议:别把自己当“超人”,自古就没有什么“超人”;作为演员,你把自个儿的戏演好就行了;涉足书画,你可以在卸下戏妆之后,关起门来自娱自乐,千万别在公共媒体上丢人现眼。恕笔者直言,一些演艺界明星所谓的泼墨挥毫和龙飞凤舞,充其量是亵渎艺术和糟蹋“文房四宝”的鬼画符。
  为艺要专,专则精。清代曾国藩的好友吴嘉宾曾对他讲过这样一个道理:用功如同挖井,与其浅挖许多没有水的井,不如专挖一口能汲水的深井。曾国藩十分赞赏吴的这一见解。后来,他写信告诉自己弟弟说:“凡事皆贵专。求师不专,则受益也不入;求友不专,则博爱而不亲;心有所专宗,而博观他途以扩其识,亦无不可。无所专宗,而见异思迁、此眩彼夺,则大不可。”他还强调,读经要专守一经,读史要专熟一史,诸子百家,但读一人专集,不可东翻西阅,一集没有读完,决不换读他集。
  稍晚于曾国藩的大学者王闿运也有这样的“弟子规”:“夫学贵有本末,古尚专经。初事寻摭,徒惊浩博,以务研一经,以穷其奥。……但求一经,群经自贯,旁通曲证,温故知新,恃源而往,靡不济矣。”
  俗话中的“马跑青”,说的就是马的贪得无厌。它总觉得别的地方的草茂盛,所以在一个地方没吃上两口草,就换到一个它认为草更茂盛的地方,结果还是没吃上两口,又觉得远方的草更茂盛,于是就不断地看、不断地跑,最终跑遍草原,也没有填饱自己的肚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做事必须心无旁骛、精力集中。庄子《知北游》中记有这样一件事:一位锤制带钩的工匠,年高八十,锤制的带钩精巧无比。他向别人谈自我经验说:“臣有守也。臣之年二十而好锤钩,于物无视也,非钩无察也。”正因为他将心思专注于制带钩上达60年,所以锤制的带钩才能成为一绝。
  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这就需要人们在为学、为艺上有所侧重和取舍。古人云:“聋者善视,瞽者善听。绝利一源,用师十倍。”这是说,听觉失灵的人,视觉功能会强一些;如果长时间专注于锻炼视力,其视力就比一般人好。同样的道理,眼睛失明的人,其听力往往好于常人。这例子可以在《射雕英雄传》中得到印证。“江南七怪”之首的柯镇恶的眼睛早年被“黑风双煞”陈玄风、梅超风夫妇打瞎,后来他听力就练得非常惊人,暗器从哪个方向飞过来他都能分辨得出。梅超风在蒙古大漠又被柯镇恶用毒菱弄坏了眼睛,但她听觉练得敏锐异常,双目虽盲,但仍不失为武林高手。
  有鉴于此,笔者奉劝那些喜好舞文弄墨的演艺界明星们,用心做好自己的事,演好自己的戏,别再糟蹋传统的书画艺术了。(本文作者系美术批评家)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