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书画欣赏

马波生的都市画——水墨画的当代宣言

2016/11/16 10:54:24??????点击:

马波生,字朔江,号迷翁,1942年出生陕西,祖籍江苏。1985年于中央美院卢沉工作室研修,其国画人物作品曾两次获全国书画大赛获一等奖,书法作品曾四次参加国家级展览。1987至2010年先后于北京中国美术馆、香港包兆龙画廊、上海、苏州、南京、合肥、深圳、杭州、美国洛杉矶、澳门、韩国等地举办画展。曾先后出版8本书画集。山水作品《陕北瑞雪》,书法长卷《米芾西园雅集图记》先后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曾三次参加深圳国际水墨画双年展。赴美国展览分别获蒙特利市、加利福尼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荣誉证书。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深圳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书法研究员,澳门《中国画坛报》主编,安徽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山东理工大设计学院、中国矿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客座教授。黄山水墨画研究院院长、李可染画院研究员。

 

    马波生的都市画——水墨画的当代宣言

    曹星原

    当代的水墨画在功底好之上还要面临两个选择:是在传统题材的基础上加以现代的重述还是直面现代都市、借传统语言陈述当代感受。马波生取的是后者—这正是李可染学派的精神传承,而不仅仅是笔墨上对李可染风格的泥摩。马波生的都市水墨画纵逸清奇中充分做到了将他的逆袭思维体现在画面上。都市水书画装裱机墨画这个提法首先是个悖论。水墨画本身的出现是文人借书法和委婉的“言他”艺术修辞法来做到对宫廷政治批评的产物,因此水墨画在一开始是隐逸画,是流徙画,是孤独绝望中自我抒发的手段和藉慰,而不是表现热闹人生的媒介的文人画。在今天社会急剧向着都市化巅峰发展的趋势和过程中,马波生直面现代都市的选择凸显了他对社会的看法和参与,更代表了他对传统水墨画在当代的文化取向的态度。

     

    谈到都市水墨画的渊源,我联想到李可染先生五十年代的一幅作于他访问东德时的写生。这件写生作品虽然开以建筑物为主的先河,但是仍然半隐半现在树丛之中,仍然在很大的程度上保持了传统山林文化和西方景物的结合。而马波生的都市水墨画中完全背离山林文化,他的画中的森林是水泥建筑,树的枝杈是纵横交错的电线,活动在这森林间的是熙熙攘攘的当代忙碌而相互陌生的人群以及当代交通工具。故此,马波生从一个摩习李可染的山林水墨传承的学生升华而为携持李可染的文化精神进入了当代的都市化文化时期文化。与此同时马波生另外开拓了原本空白视觉审美空间—都市水墨文化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对马波生的都市水墨艺术的研究因该放置在中国都市文化研究与中国文学学科的学术框架中,整体地讨论当代视觉文化在都市化影响下出现的嬗变。

    传统水墨画的主流是隐逸式的文人画。这一隐逸传统到了明代的城市化过程中出现过一个巨大的变化,也就是以吴门画派为首的“城市”文人画的兴起。吴门画派的城市文人画的理论依据是“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山”。“市隐”观念最早出自于老子的《道德经》:“小隐于野,中隐于市,大隐于朝。小者隐于野,独善其身;中者隐于市,全家保族;大者隐于朝,全身全家全社会。”更由于中国的传统文化的关注主要对象是乡村缙绅文化,传统隐逸文人画多以乡村生活环境及其物品为表现对象。即便是隐于市的吴门画家也多以传统的隐逸文化关注的题材为中心。因此,马波生以水墨画直入直接影响了城市文化的视觉现象和对城市本身的表现将水墨画提升到对城市当代文化本身关注的高度。这一提升的本身是重新定义传统“市隐”概念;是走出市隐中的隐字,并且完成从出世到入世的一个完整的当代文化思维方式的转换,同时将都市水墨提升到直面城市化而不为城市化所束缚。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