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书画欣赏

诗意田园 梦里家山——刘中光山水画解读

2016/9/7 11:46:21??????点击:

去年冬天,在湘潭参加齐白石艺术节活动期间,友人向我介绍了画家刘中光。一聊,才发现我们二人小时候居然在一个园子里长大。这个园子就是蓝田著名的“李园”。其主人是辛亥革命元勋、光复军总司令李燮和。而刘中光就是李燮和的曾外孙。园子里一年一度的桂花和栀子花香、一道道美丽的月亮门和随山坡上下盘旋的阁廊,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由于种种原因,刘中光幼年时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小小年纪便成为支撑家庭的主劳力,犁田播种、插秧栽禾、去深山帮人砍树烧炭、被生产队派去修铁路和水库……那时他承受的不只是苦难,还有精神和心理的压力。
  少年失学,生存环境如此恶劣,竟没能磨灭他对生活、对自然、对艺术的热爱。在父母的影响下,他痴迷于中国古典文学,尤其喜欢杜诗,在旧体诗方面很有造诣。“山阴道上绿杂黄,一线寒泉下石梁。正是苍茫天地暮,青山无数送斜阳。”读来诗中有画、意境十足,苦难中的田园生活在热爱生活的诗人笔下竟也如书画装裱机此情趣盎然。当然,他也有“偷随荒客扒车走,问砍芦柴对月眠”这样的诗句,读来令人唏嘘。
  刘中光的山水画是他田园诗的延伸,很多意境取自于我们家乡那一片野山。他的山水画都是人居之境,画的是乡关、家山,其中又可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田园山居———几垅水田,一溪山月,板桥凌涧,几间农舍掩映在苍松翠柳之中;周遭几丛乱山,杂树蓊郁,暮色苍茫。我想,这一定是他对30年乡居生活的忆写。他的《春酣早把江南艳》(见附图上者)写清秀的江南宜人的早春景色。可在这隽秀美景中,江上孤寂的渔舟、高处独立的凉亭、静静流淌的江水……都似在诉说一股离愁别绪,抑或是遗世独立的清冷。

  刘中光山水画的另一类是园林和大场屋。这一类的画作,主体是建筑,而且来自于写生,故而画得较实。这一类题材是对童年生活环境的梦寻吗?也许是,也许不是。赏他的《山风过后岭云开》(见附图下者),山与树包围中的房屋透出点点暖意。此中可以寄托游子漂泊的心吧?“李园”已经不在,往事如烟,只能从人家的宅子,依稀想见故园的模样。
  黄宾虹、黄秋园、陈子庄等是刘中光用力较勤、心仪私淑的几位大家。刘中光的绘画风格和语言,野逸如黄秋园,率性如陈子庄,而又兼得黄宾虹笔墨的丰富性。这三家都是远离热闹、时尚的主流画坛的画家,不仅身远,而且心远意亦远,故画作中总有一股飘逸不群之气和“君子独善”的艺术感染力清洗我们久居尘世的浊心。
  我也直言不讳地跟刘中光谈了一些关于国画创作的建议和意见。他的线条很率意,有古风,坚持笔笔都写出来,但是不是可以更沉着一点呢?当然,对于中国画家来说,这是一辈子的功夫。还有,中国山水画的透视是“以大观小”、景随步移;那么,在面对大的建筑体量时,又如何处理好写意性的环境同写实性的建筑之间的关系呢?这是现代中国山水画的一个大问题,希望他能处理好,为山水画的发展做出贡献。另外,我认为他的画若在色与墨上再淡雅一些,则效果会更好。
  我热忱地向美术界和观者推荐这位来自湖南涟源的画家,为了“李园”,也为了借他人之山水,慰我之乡愁。

 

Baidu
搜狗